穿越时空的艺术----汉代陶马

2015-06-02

?????????????????????穿越时空的艺术----汉代陶马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皮学齐

??? 山东省枣庄市文物文化遗产研究所内,现存四件(一乘)汉代陶马,外表均为白色,质地为陶,均无下身,属卧状插接式陶马。马的体长在55厘米左右,身高35厘米左右,体宽18厘米左右。陶马身体健硕,身厚臀肥,工艺精湛,形态生动,集中体现汉代陶艺之精华。
??? 古人认为,干象天,天行健,故为马,“马八尺以上为龙”。可见,马在古代不止是骑行和运输的工具,马对之于古人,既具天地之精灵,当属祥瑞之物。马,古时被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时代内含。
???
马是权力和威仪的象征。两汉时期,以马为载体的各种骑、乘之制,在承袭了前代的基础上,有明确详尽的规定,只有“天马”才能行空,独往独来,任意驰骋。达官也好,市井也罢,都不得逾越半步。如若臣子非明事理,备有众多车马,必为帝君所忌,自会引来杀身之祸。强盛的帝王国君,每逢重大的庆典活动,一定会有车马或骑兵出现,君王或臣子出行,会有不同数量的车马和骑兵护卫。马匹的数量代表着他们不同的权利、身份和地位。庶民百姓,不会有马骑,更不会有车乘。古时候,一车四马为一乘,所谓千乘之国,万乘之君,威慑天下,谁人敢犯?弱小国家,养不起马,配不起车,组不起阵。骑兵马阵,威风浩荡,雄伟壮观,代表一个人的权利和地位,象征着一个国家的实力和威严。
??? 马是战争杀伐的利器。马是人类最早驯化并应用于战争的动物之一,在漫长的冷兵器时代,曾在人类战争史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。马拉战车最早在夏王启指挥的甘之战中使用。以后战争规模越来越大,战车成为战争的主力和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准。中国在战国时期开始有骑兵,这是从匈奴人那里学来的,所以草原游牧民族骑马的历史应该可以追溯到至少2500年以前。“甲兵之国本,国之大用”。马是一种有灵气的武器,随军移动的粮仓。从上古到近代,马在军事领域被广泛应用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马,甚至可以左右战局,对战争的胜败发挥关键性的作用。所以,马是古代夺取政权的重要工具,是战争的利器。
???
马是人间崇拜的神灵。古人认为,马作为圣王之嘉瑞,可以乘之而仙。《山海经》载:“黄帝生骆明,骆明生白马,白马是为鲧”。《尔雅。释天》云:“天驷,房也”。指的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之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第四位星,名“房”,即“天驷”亦“马祖神”。秦汉以前人们都崇“天驷”为“马神”。天马行空,马到成功。吉祥如意,事想天成。相传周穆王有八骏,其一名为“翻羽”,意即足踏浮云,腾空飞驰。马驰之快,超过了飞鸟的速度。可见马是中华民族始祖之神形,其意义当非同凡响。正因为如此,马所以如此倍受世人青睐和推崇,加之其神异祥瑞,故而披上了浓厚的神秘色彩。
???
汉代陶马是汉陶中的精品之作,其艺术水平达到了一个高峰。纵观汉代陶马的制作,大致经历了由静而动,由呆板而生动,由沉稳而奔放,由粗犷而细腻的制作过程。汉墓出土的陶马,都是线条俊朗,神采飞扬。穿云破雾的“马踏飞燕”,已成为中国旅游的标志,更是令人心情振奋,一窥龙马精神。
???
枣庄市文物文化遗产研究所珍藏的这四件陶马,集中体现汉代早期陶艺之精华。马的尾部、耳部和四条腿与躯干连接处均有孔洞。属于卧状插接式陶马,马头前伸,雄伟傲岸,两眼凸起,炯炯有神,马的鼻翼大张,口裂较深,神态似在行军之中。躯干线条丰满细腻,造型敦实有力。工匠们通过对马的细微观察和对马的体、量、形、神的着力塑造,把陶马雕塑得栩栩如生,无论是眉、眼、口、鼻、腰、臀等各个关键部位都一丝不苟、准确生动,并具汉像质朴、洗练的风格。显示了昂扬向上的力量和积极进取的神态,使我们从中感到了一种健壮和阳刚之美。
???
马的精神,是忠诚,是高贵,是奔驰,是不可征服。马的神韵,则是马在与人类同生死、共荣辱的历史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奉献美的史诗。龙马精神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所崇尚的奋斗不止、自强不息的进取、向上的民族精神。
???
汉代人视死如生,风行厚葬。殉葬品寡众和等级不但代表着生前的身份、地位和影响,而且这些陪葬品是给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享用的。汉代的墓葬中,陶马形制多样,有全身皆陶者,有半身为陶四肢为木者,还有的干脆就是一件单独的马首,当然,应当属于摆件了。特别是这样一乘四匹白马王子,白马金驹,穿过了2000年的时空,经历了汉唐的风云和明清的时代兴衰,驰骋今朝,弥足珍贵。它对汉代的陶艺、雕塑、美术、墓葬习俗以及农业畜牧业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。文人雅士青眼有加,一定得之而后快。由于汉陶具有极高的价值元素,一直受到各方追捧,汉代陶马的价格近年来一路飙升,而且愈加难寻。由于利益驱动,古玩市场上,赝品陶马随处可见,泛滥成灾,有些已经仿得乱真。
???
国家十分重视高古陶器的保护和管理。200494日,经中国政府强烈要求,瑞典政府将非法流入瑞典的一匹汉代陶马归还给中国政府。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张柏说:“我们高兴地收到了瑞典东方博物馆送还给中国政府的一匹陶马,这不仅表明了东亚博物馆打击盗窃和走私文物的立场,更是瑞典人民送还给中国人民的一件特殊礼物。”


??( 皮学齐,研究员,国家高级陶瓷鉴定师,山东省枣庄市文物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,鉴宝中国专家组副组长